电玩巴士 > PS3 > 游戏攻略 > 正文

《如龙见参》中文版剧情攻略(更新至7章)

发布时间:2008/3/4 13:12:20 来源:电玩巴士 作者:o86791008

  攻略更新中,目前为1-4章。

第一章 宫本武藏

  机时刻,一个大叔救了遥出来,并告诉她“到祗园去找桐生一马之介就行了”,但并没有告诉她杀她全家的凶手就是宫本武藏。而遥拿着的那把刀则被她认定为凶手所用,通过在近江的小镇上打听,遥得知手中的刀是宫本武藏的,所以才认定宫本武藏就是凶手。

  而桐生则以“不认识宫本武藏”为由再次拒绝了遥的请求。

  此时故事追溯到序章剧情发生之前的5年。宫本武藏(也就是桐生)正在自己的武馆教导学生剑术,此时德川家剑术师范丸目長恵,以委托为名来到宫本武藏经营的道场。丸目要求宫本参加一个试验,并希望宫本能够跟随他为德川家效力,而试验的内容则是和丸目打一场,以测试宫本的实力。虽然在与丸目的较量中败下阵来,但宫本对战斗的强烈好奇心却引起了丸目的兴趣。以丸目的话说,就是“宫本具有一个剑士应该有的素质,和对杀人强烈的欲望”。于是桐生便跟随丸目加入了东军,也就是德川家的部队。

  在一次大战的前夜,德川家的武士们聚在一起喝酒,而宫本则因为拒绝真岛五六八敬酒的要求与其起了冲突,在两人打得不可开交时,丸目出现并阻止了两人。随后一名名叫天海的僧人出现,从丸目对其的态度来看,天海应该是德川手下的重臣。
随后,丸目宣布了一个危险性极高的秘密暗杀一名“叛徒”的任务,宫本自愿前去,就这样,他与一同被丸目雇来充当杀手的剑客真島五六八一起,秘密潜入到了暗杀目标所居住的房屋准备行动……

  暗杀任务虽然成功,但宫本却没有想到暗杀的“叛徒”竟然是德川的儿子——结成秀康,并且结成死前留下了一句“一定要帮他把弟弟从天海手里救出来的遗言”。此时,两人的行踪被发现,随后,宫本和真岛两人逃到了事先和丸目约好的一座旧寺庙里。

第二章 关原的陷阱

  两人在旧寺庙里互相了解了如何被丸目拉拢至德川家的经过,而第一次杀人的宫本也逐渐从恐慌转变为了作为一名剑士成功击败对手的兴奋,而就在此时,丸目来到了寺庙。但令两人没想到的是,丸目却是带人来杀他们的。宫本和真岛奋力杀出一条血路,却没想到刚出得寺庙却又碰上了另一队来追杀自己的人,万分紧急的情况下,宫本使用自己“无门无派”的二刀流击倒了众多敌人,但却始终敌不过一个叫做佐佐木小次郎的剑术高手,真岛也在和他的战斗中被废了一只眼睛(终于要回归二代的独眼龙造型了),宫本武藏在无奈之下只好拉着受伤的真岛跳下悬崖,才逃过一死……

第三章 誓言

  “这把,是你哥哥的刀。”在一个宁静的小村里,宫本走到一个年轻的女子面前,举起了手中的短刀。

  画面回到宫本和真岛逃出来的时候,两人互相搀扶着来到一处吊桥,“这就是你说的桥么?”,真岛点了点头,随后将腰间的刀卸下并交到宫本手中,“我感觉我快不行了,你还是自己赶快逃吧。如果我死了,请把这把刀交给我妹妹。”宫本当然不会丢下真岛不管,但还是收下了真岛的递过来的短刀。就在这时,追兵从桥的对面赶来,宫本将真岛安顿在身后,独自上桥击退了追兵,可万万没想到另一队追兵从身后赶来,并已经将真岛包围起来。
情急之下真岛拔刀砍断吊桥,和追兵一起掉落了万丈深渊……

  “我不要这把刀,这对于我来说无所谓!”没想到面前的女子得知真岛的死讯后竟然是这种反应,但既然是同生共死的兄弟的遗愿,宫本怎能就此放弃?于是他又来到了女子家中。

  “别和我说这把刀和他的事情了。如果你愿意,可以在这里洗个澡换身衣服,现在你这身打扮会吓坏村里的人的。”
见女子态度强硬,宫本只好暂时作罢。洗完澡换完衣服,宫本发现女子已经做好了饭菜。席间,宫本再次提起了刀的事情,无奈之下女子只能道出实情。

  女子名叫“浮世”,与真岛并不是亲生兄妹关系,而且真岛竟然还是她的杀父仇人。浮世的父亲在当时的上野国一个名叫“桐生”的地方的武馆里教剑术,而浮世的母亲则在她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带着浮世和她的姐姐“扬羽”三个人一起生活,虽然不富裕,但总算生活安稳。在当时,浮世的父亲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相当有名的武士,所以真岛向他提出了挑战,站在武士的角度,浮世的父亲不能逃避这场比试,但却在比试中被真岛所杀。失去了父亲的姐妹俩从此以后离开桐生这个地方,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而姐姐为了生计,则卖身去了“游廊”,浮世则靠姐姐卖身留下的钱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浮世又碰到了真岛,而真岛则为了减轻杀死浮世父亲的负罪感,一直很细心地照顾浮世,把她当妹妹看待。浮世也不想整天想着杀父之仇,所以当浮世得知真岛的死讯后才有了一种安心的感觉。

  就在说出这些话的同时,浮世的眼中一直含着泪水,为了掩饰这些,她起身到外面去拿酒。却不想又碰到了追杀真岛而至的德川手下,宫本用真岛的刀将追兵打败,却没有下杀手,“在没有得到这把剑主人允许的情况下,我不会用它杀人的。”

  可两名追兵却留下了一句“你逃不掉的”就剖腹自杀了。

  宫本看着眼前的尸体,感慨万千,“也许真如真岛所说,剑士的下场都是如此悲哀啊……”,于是他做出了不再用剑的决定,并且要留下保护浮世。

  一年后,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宫本在地里干活。而浮世则出来叫他回家吃饭,从浮世对宫本的称呼来看,两人已经结为夫妻。在席间,浮世拿出两把刀递给宫本,宫本则十分诧异,“你为什么给我这个?”,“你总会变回剑士的”浮世抚摸着刀把上的两个红色的铃铛,“这是母亲的遗物,以后你用这两把刀时就会想起我的。”

  宫本则十分生气,放下手中的饭碗,转身就要出门继续下地干活,“我说过不再用刀了,你把它们赶紧收起来吧。”

  而就在这时,邻居大叔从村口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嘴里还喊着:“出大事了、出大事了!”浮世赶忙上前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伙凶恶的盗贼吵吵着向村里来了,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人,你们赶紧逃吧!”

  正说着,这伙盗贼已经站在了几人面前。为首的一个手里拿着一张纸上下打量着宫本,“喂,兄弟,你认识住在这里的真岛吗?”

  “不认识。他已经死了。”宫本挡在浮世和大叔面前,浮世则趁机带着大叔跑回了各自家中。可盗贼的首领还不死心,下令搜索整个村子。

  “你们没听说和真岛同时悬赏的还有另一个人么?”宫本用这句话将盗贼头目的注意力重新吸引了过来,他拿出身上的另外一张纸,再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大吃一惊,“你、你就是宫本武藏?”
此时,浮世从家中取出刚才那两把刀跑过来递给宫本,可他却没有接,“不用刀也能对付他们。”

  虽然宫本赤手空拳将这伙盗贼打倒,但代价就是不够彻底,躺在地上的一个盗贼杂兵使出最后的力气用飞刀刺伤了宫本的腿,而盗贼头目则在这时对准宫本举起了刀……

  危机时刻,浮世拔出刀将盗贼头目砍伤,但同时奄奄一息的盗贼头目也在倒下前给了浮世致命的一刀……

  倒在宫本怀里的浮世颤抖着将系有红铃铛的刀递给宫本,“拜托了……用这把刀去救人……真正强的剑士,不是用刀杀人,而是……用刀救人……”,“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不要死啊,浮世!”宫本接过刀,已经泣不成声。“能与你相遇,真的……很快乐……”,说完浮世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伤心欲绝的宫本将浮世腹部的短刀拔出,却不想这一幕正被此时出来的邻居大叔看到,大叔误以为是宫本杀死了浮世,叫喊着跑出了村子。

  宫本见此地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了,便收起浮世留下的两把刀,拖着受伤的身体,向村外走去……

第四章 新的人生

  已经疲惫不堪的宫本不想在路上又遭遇了赏金猎人的伏击,而且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战斗中再次受伤的宫本眼看已经连刀都握不住了,眼前要取自己人头的人又是一拨接着一拨。

  “你们可真吵啊!”眼看着赏金猎人就要向身受重伤的宫本下手时,突然从旁边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紧接着一个老僧人从旁边的石柱后面走了出来。

  宫本没有想到这个迷之僧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仅仅空手就将几个带刀的赏金猎人制服了。迷之僧人将宫本带到一处寺庙,并为他制好了伤。深夜,两人聊了一会,宫本就疲惫地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宫本发现迷之僧人已经不见了,并留下一封书信和一身干净的衣服。信上写着“宫本先生,如果你想找到新的人生,就到祗园来,我在那里的大门口等你。”

  于是,宫本换上衣服,带上浮世留下的刀,出门奔书信上所说的祗园而去。一路经过清水寺等地并解决了许多“野武士”终于来到了祗园的大门前,宫本远远地看到迷之僧人早已等在了那里。

第五章 价值一两的愿望

  时间转眼又过了四年,故事又回到了故事序章结尾处的1605年的龙屋里。小女孩的要求桐生始终不肯答应,借口则是小女孩没有钱。此时正赶上鹤屋的人路过门口,小女孩迟疑了一下跟了上去,接下来的事情则让桐生大吃一惊,小女孩竟然主动提出要卖身做游女。就这样,她被带回了鹤屋。

  桐生看着小女孩带来的刀,心里十分担心,于是便绕到了鹤屋的后门想去看看小女孩怎么样了。在后门处正巧碰上了伊东和吉野,从吉野的口中桐生得知,小女孩的名字叫做遥,而令桐生没有想到的是,小女孩将自己卖掉的价格仅仅为一两。桐生拜托吉野好好照顾小女孩后便回到了龙屋。正当他回想白天所发生的事情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桐生开门后才发现,敲门的正是遥,只不过她已经经过了一番梳洗打扮,身上也换上了鹤屋游女所特有的漂亮衣服,显得要比白天俊俏了许多。

  “你说过只要有钱就做什么都可以是吧?”遥边说着边将自己卖身得来的一两金币递给了桐生,“那么,请替我杀掉宫本武藏报仇吧!”

  桐生看着手中的一两金币,再看看面前的少女,“我还是不能答应你,杀人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现在把钱换回鹤屋,回头还来得及,不然你就得在这里待一辈子了。”

  “可是,我的父母家人都已经被杀害了……我……我现在只剩下孤单一人了……”说着,遥的眼睛里流下了眼泪。看到这一幕,桐生想起了同样说过“自己只剩孤身一人”这句话的浮世,不免有些心软了。在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后,桐生终于答应了遥的要求。看着遥擦着眼泪远去的娇小背影,桐生的感觉很微妙。不过分明自己就是宫本武藏,到底要去找谁报仇呢?于是,桐生决定去找伊东打听打听消息,而伊东对于这件事也毫无头绪,不过他推荐给桐生一个人——住在河原町的著名艺术家,本阿弥光悦。

  桐生在洛外町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搞到一张伪造的通行证并成功来到了河原町,一路打听之下终于来到了本阿弥光悦的住处,在谈话中才得知,原来这个表面是艺术家的人实际上手下却养着一大帮忍者在各地帮其收集情报并出卖。桐生向光悦提出了自己要寻找宫本武藏的下落,而光悦则反过来表示要桐生先为其完成一个事情才会将宫本武藏的情报告诉他,桐生只好答应。

  原来前几天光悦的一件非常珍贵的艺术品被偷了,希望桐生帮他把东西取回,而偷了这件东西的人则是最近非常猖狂的盗贼团的首领——穴户梅轩,传闻该男使用锁链为武器,颇有点手段。

  从林道的小路来到盗贼团的老窝所在地的一个山洞中,躲过了无数各种阴险的机关、击倒了大批挡路的盗贼,终于在洞窟的深处见到了这个穴户梅轩,可是……眼前这个人分明就是五年前死去的真岛五六八啊!可是对方并不认得桐生,并且步步紧逼,拳脚锁链相加。无奈之下,桐生只好先拔刀应战。

  将穴户梅轩击败后,他倒是十分爽朗,很痛快地将从光悦处偷来的艺术品交给了桐生。在桐生的询问下,才得知这个穴户梅轩曾经失忆,是4年前被盗贼团的老大穴户收留的,而后来盗贼团的老大死了,他便坐到了盗贼团首领这个位置。而穴户梅轩对于面前的桐生也很佩服,并声称有一种“早就相识”的感觉,两人经此一战可以说成为了朋友。

  桐生回到光悦处将被盗艺术品还给了他,并继续询问宫本武藏的下落,却没想到其实自己早就已经被光悦认了出来就是五年前刺杀了德川嫡子结成秀康的宫本武藏本人。光悦推断杀害遥全家的这个人是冒充的宫本武藏,而根据光悦派出去的手下发回的情报,这另一个宫本武藏目前经常到位于全国的各个道场去踢馆,而他的下一个目标则是——吉冈道场。

第六章 吉冈道场

  龙屋里,桐生将从光悦处得到的情报告诉了伊东,并告诉了他自己准备潜入吉冈道场的决定。而听完伊东的话后,显然桐生将这件事想得过于简单了。首先,桐生如果要加入吉冈道场的话,必须要通过入门考试,也就是吉冈道场会派出剑术师傅来和桐生交手,如果桐生的实力得到认可才可以进入道场,而吉冈道场是天下闻名的著名剑术道场,高手云集,想通过入门考试并非那么简单,桐生之前只是在祗园里和一些小混混交过手,并没有什么和真正的剑士交手的经验。其次,吉冈道场作为著名的大剑术道场,门下生全是各流派非常有名的剑士,所以桐生想进入吉冈道场还得有名门剑士的推荐。

  要说剑术实力桐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这个“名门剑士的推荐”就十分难办了,正在两人一筹莫展时,伊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伊东告诉桐生,实际上吉冈道场里分为两派,一派为以当主“清十郎”为首,而另一派则是围绕在其弟弟“传七郎”周围的年轻剑士,而兄弟两人实际上并不是十分合拍。当主清十郎平时以生意为主,最近在祗园十分流行的布料“拳法染”就是清十郎的生意,而其弟传七郎则主管道场方面,所以想进入吉冈道场突破点在传七郎这边。
伊东给桐生出的计策是“贿赂”——最近传七郎门派中的中心人物“祗园藤次”经常到鹤屋来玩,并且当夜还会来,到时候伊东会将他引到鹤屋的后门去,而桐生则趁此机会贿赂他。
于是两人依计行事,当夜,桐生早早地来到鹤屋的后门等待祗园藤次的出现。却不想在这里见到了遥被两个游女欺负,幸亏吉野及时出现才免得桐生出手。而祗园藤次果然也在这时出现了,当他正对遥动手动脚时,桐生走了出来。桐生直来直去,表达了想通过藤次的帮助进入吉冈道场的意愿,并将一笔钱交到了他的手上。稍加考虑后,藤次答应了桐生的要求,同意推荐他加入吉冈道场。“我可以推荐你进道场,但剩下的入门测试就要靠你自己了,最好小心点,吉冈可爱的门下生们很可能杀了你哦。”说完,藤次就转身又进入了鹤屋风花雪月去了。

  搞定了推荐这个难题,剩下的就是入门测试了,桐生决定先修行一番做好准备再去,于是就在各地的道场以及光悦处刻苦地修炼了一段时间剑术。随后,在认为自己剑术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后,桐生收拾行囊,出发去了吉冈道场。

  在吉冈道场门口,桐生遇到了藤次,他将桐生带进了道场内。道场正中央两个人正在切磋剑术,旁边两排坐得整整齐齐的弟子在聚精会神地观看。“那个就是吉冈道场门下生中最厉害的一个人,植田”,就在藤次向桐生介绍的这一句话的工夫,植田已经将对手击倒在地。“谁是下一个?”植田嚣张地向其他人宣战,但两旁的人都坐在原地纹丝不动,没有人敢上前。

  “呵呵,就让我看看能从关原活下来的你的实力吧!”藤次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话,便脸带微妙笑容地坐到一旁去了。

  桐生主动挑战了植田,在交手中发现,吉冈道场第一弟子也不过如此,抓住对手一个破绽,桐生果断出剑,植田倒在了地上。

  “好剑法!”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叫好声,桐生回过头来,一个衣着剑道服的人走了过来拉住了他的手,可以看得出他很激动,“真是非常漂亮的剑法,敢问阁下大名?在下吉冈道场剑术师范吉冈传七郎”,原来面前这个人就是吉冈道场的主管,于是桐生报上了自己的姓名。随后传七郎表达了自己希望桐生加入吉冈道场的强烈愿望,可当他得知桐生无门无派也没有名师指导时,态度立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表示被称为名门的吉冈道场无论如何也不能收一名浪人做门下生,即使他剑术再高超。

  这时,又有一个人走进了道场,并通过了桐生进入吉冈道场的请求,这个人就是传七郎的哥哥,吉冈家的现任当主——吉冈清十郎。传七郎则表示极力反对,于是清十郎决定与桐生进行一场真剑对决,如果桐生赢了的话便可以加入吉冈道场。说着,清十郎到场边选了两把刀,将其中一把递给了桐生。
清十郎剑术非常高超,桐生费了很大力气终于将其手中的剑砍成了两截。传七郎见到哥哥输了,心想桐生进入吉冈道场已成定局,便起身愤愤离去了。“对不起,桐生先生,我为我弟弟的失礼向您道歉,吉冈道场以后就拜托你了。我还有些事情,先失陪了。”说完,他也离去了。

  “恭喜啊,你现在已经成为吉冈道场的一员了。”藤次站起身来,对桐生表示祝贺。“天下闻名的吉冈道场当主,实力就是这样么?我完全感受不到他想要将我击倒的杀气,这样在战场上岂不是连蚊子也杀不了?”桐生对自己如此轻松达成目的感到有些奇怪。“呵呵,看来你看人的目光还是不够凌厉啊”,说完,藤次将刚刚清十郎手中的刀扔了桐生。桐生经过一番查看后大吃一惊,“模型刀?!”,藤次一语道破天机,也许清十郎就是故意败给桐生的。

  两人出得门来,桐生抓住刚才藤次“呵呵,就让我看看能从关原活下来的你的实力吧!”这句话向他询问为什么藤次会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原来藤次也在五年前丸目長恵招集到关原的部队中,那时他就见过桐生了,所以当他在鹤屋后门第一次见到桐生时就已经认出他是宫本武藏了。而藤次同时也道出了吉冈道场的秘密,前一段时间吉冈道场收到了冒充的宫本武藏的战书,作为天下闻名的道场,他们无法逃避这场战斗,而当主清十郎只对生意敢兴趣对道场并不是十分关心,所以迎战这个假宫本武藏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他的弟弟传七郎的身上,但事实上传七郎的剑术十分弱,并不足以扛此大任,而且很可能在决斗中被杀,如此一来吉冈道场就会垮掉。所以刚才清十郎故意输掉比试,好让桐生来担负起对抗假宫本武藏的任务,以当今天下的剑士来说,没有几个人可以达到桐生的高度,所以吉冈道场应该得以保全。而作为交换条件,如果桐生答应对抗假宫本武藏,藤次也就不会将他的真实身份公布出去。

  这样的安排正中桐生下怀,于是两人就这件事达成了共识。

 

[1] [2] 下一页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